第30章 030 他叫李经略(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似乎忘了一件事。”

透着一股莫名意味的话音落地,本已经认为这场谈话已经结束的南宫袭月黛眉皱了皱,下意识抬眸看了李经略一眼,平淡道:“什么事?”

李经略弹了弹中的支票,轻笑道:“那天早上走的过于匆忙,我好像忘了给钱了。”

场面似乎一瞬间凝固下来,南宫袭月的表情骤然僵硬,死死的盯着李经略,眼中寒芒炸动,视线犹如冰刃。

李经略似乎察觉不到从南宫袭月身上弥漫出来的那股冻彻人心的冰冷气息,面不改色道:“抱歉了。直到现在才想了起来。以你的姿色,睡了你一夜,这三千万,也应该足够了。”说着,李经略将支票重新放回桌上,缓慢,却坚定的推回到南宫袭月面前。

这架势,摆明了是把南宫家的大小姐,当做以出卖肉体为生的那种女人了。

南宫袭月头脑在此刻完全是一片空白,完全反应不过来,这个卑微的李家私生子,他怎么敢、怎么敢和自己说这种话?!

李经略笑容灿烂,看着呆滞在沙发上的女人,视线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就仿佛在审视着一个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商品,俯视,并且赤裸。他把面前的支票拿起来,轻轻摔在南宫袭月面前,淡淡道:“拿了你的初夜,这三千万就算作为补偿,我们两清了。”

反客为主。

霸气了。

“你再说一次?!”

南宫袭月终于反应过来,不出预料的愤怒了,这恐怕是她二十多个年头的生命里情绪波动最为剧烈的一次,她的眼神让李经略想起了昆仑山顶那一片从未融化过的冰天雪地,虽然冰寒,却同样是一种动人心魂的美丽风景。

美女就是美女,就算发火,依然有种让人心旌神曳的魅力。

因为愤怒,南宫袭月欺霜赛雪的肌肤上都已经泛起了红色,甚至都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青筋。看着被自己一句话刺激得几乎要丧失理智已经不顾任何仪态的南宫袭月,李经略微微叹息,瞥了一眼重新扔到南宫袭月面前的支票,轻声道:“莫非南宫小姐认为这三千万少了?”

南宫袭月死死压抑住把外面的保镖叫进来把面前这个混蛋碎尸万段射成马蜂窝的想法,眼神冷漠刺骨,跟李经略对视,一言不发。

李经略缓缓站起身,上下看了南宫袭月一眼,淡淡道:“那晚我的确没有想到过你还会是一个处女,所以动作稍微激烈的点,不够温柔,希望你能谅解。不过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看来你的承受能力比我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