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秋根等玉来两口子走了之后,才出的青玉家。心里想着先把这喜事告诉给大国两口子,到神树街时便拐了个弯,去了商店。老远看孙美丽趔趔巴巴地从屋里拽出一个东西来。走到近前一看,拽的却是四眼。四眼瘫在地上,眼睛半眯半闭着,由着孙美丽拽了后腿拖着走。半边脸和身子上的毛都拖得灰塌塌的,竟是连挣扎都不挣扎。秋根心一冷,问孙美丽,这四眼是咋的了,咋还不起来了?孙美丽说,这四眼怕是要死了。可要死还不死,不吃不喝地赖巴好几天了。却在院里不待,偷摸地总往下屋溜。趴屋里就不出来,骂它踢它都不成,回回地得拖它出来。秋根说,那下屋也没了人住,它想趴就让它趴着去,拖它干啥?孙美丽抬头瞪了秋根一眼,说,这大热的天,哪时它死到下屋了,一天半天的看不见,那下屋还能要么!回头又去瞅那四眼,见那四眼头伏在地上,正半闭着眼睛听她说话。孙美丽照着它那屁股就是一脚,骂道,四眼你就跟我装吧,你再敢去下屋趴着,等那罗锅子再来,我把你非卖了他。那四眼挨了一脚却也不恼,眼皮垂了一垂,撩起半个眼睛,继续听孙美丽说话。秋根问,哪个罗锅子?孙美丽说,一个收狗的罗锅子,来这两三回了。说四眼这样子该是没的活命了,撺掇我卖给他。我不是念着四眼这么多年的仁义,不舍得么。秋根说,那就不要卖,给了他,怕是不过宿,四眼就没命了。说完蹲下身子拿手去摸四眼的头,说,四眼,你可不要再去下屋了,消停地在这趴着,也能保了命了。四眼长长地喘了口气,索性那半个眼皮也不撩了,一双狗眼全闭上了。秋根心里一酸,眼眶便有些发热。忙站起来喘了口气,随了孙美丽回屋。进屋孙美丽就去洗手。秋根说,我哥还在后院忙活么?孙美丽一边洗手一边撇了下嘴,说,你哥啥时那么给我长脸了?哪会后院有活,不是躲得远远的,姑爷子的身份拿得可是稳了。是他兄弟二国家的事,他才屁颠屁颠地乐意跑呢!秋根说,二国家有啥事了?是二国有信了么?孙美丽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是有信了!刚才云袖打发孩子来,说那缺德的回来了!让你哥过去一趟。秋根啊了一声,说,回来是好事,那我也。说完抬腿就要走。孙美丽一嗓子把他喊住了,说,秋根你去看啥,他也不是当了啥大官回来了,你他!刚才那孩子来的时候,说他爹在家给他娘跪着呢,说他娘说的不跟他爹过了,要领了他们走,他爹就给他娘哭着跪下了。你再去看,不是要臊死那缺德的东西么!秋根便又啊了一声,迟迟疑疑地把步子收了回来。问孙美丽,那云袖还真要不跟二国过了?那孙美丽却撇了一下嘴,说

↑返回顶部↑

目录